牛的2009年的开始,关于父亲

昨晚父亲一个人在医院过夜,今天早上说同室太吵没有睡好,疲惫的表情中有一种小心的抱怨和隐藏的失望,头上的几丝白头发,让我猛然意识到,父亲真的老了。

父亲5号的手术,是全家第一次碰到的这么大的问题,看得出来父亲有些忐忑不安。想想这么些年,他老人家也没享到什么清福。唯有钓鱼、看报,除此就是每天的日常生活,我虽然在blog里贴出些他的诗词,其实是他难得偶尔为之的。08年头上的时候,正憧憬呢,也许未来会更好一些吧,年底老天爷却来这么一出。

父亲的面容总是带一份忧愁,不是很平和的面相,更谈不上养尊处优的容貌。我一直说,现在生活条件又不差,你怎么老是好像开心不起来呢?甚至为此有些嫌弃他。最近听他讲了一遍过去,才恍然大悟。原来,过多的挫折与苦难,已经将他敏感的心灵磨损,生命中的忧伤,又要多少时间才能慢慢抚平?

他不敢花钱,精打细算,有时候甚至到过分的地步。那是因为,年少时候的磨难,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也许内心里,他一直还没忘了,自己就是那个在操场上寒风里一边冻得浑身发抖,一边听校长训话的穷孩子?

他嫉恶如仇,看不惯不平等。那是因为,他自己曾受到不公正的深深的伤害。青年时代的他,成绩优良,因为家贫,一度辍学,后来一边做赤脚老师,一边复习,居然考上了湖南大学物理系。本该是多么坦荡的前程,多么欢欣的喜事!然而,由于大伯与无良生产队长的矛盾,却被生产队长在政审文件上暗做文章,痛失了踏进大学门槛的大好机会。

何以想象,如今平静讲述这段故事的老人,就是四十多年前那个痛苦万分,欲哭无泪的绝望青年!

他一直管我太多,我小时候不让我到处玩,不许我游泳。我工作了,还试图继续管我的吃饭穿衣。我曾经非常痛恨他的管教。然而那是因为,近四十岁才生了我这个儿子的他,在四十二岁的时候,一次意外中失去了他的第二个儿子,我的弟弟。寄托双份的希望在一个人的身上,当然会如此厚重。

在得知弟弟噩耗的那天,他正在自学考试的考场里。含着泪考试的结果,是他终于靠自学拿到了大专文凭。

我一直以来对他的看法,是不是该改改了?因为我分明从自己的性格里,看到了他的影子。

他一直对周围的人很挑剔,追求细节和完善,有时候到烦人的地步。那会不会是因为,自视甚高的他,一直在心中为理想的世界留了一个角落?

他保守而固执,有时候甚至怯懦。那会不会是因为,他不愿意自己和家人因为冒险再受到任何伤害?

是的,如果上天公正,他理所当然应该有更好的晚年生活,而我们也确实为此而努力。

母亲前两年跟我来了上海,他却一直不肯随我来,我甚至好几次动了肝火,心想这个老头子太不好伺候,难道上海不是更好些吗,一家三口人而已,何必分处两地呢?原来在他看来,这里只是他儿子工作的临时住所,这里不是他的家,甚至也不是我的家。也许我们可以浪漫一点,“一家人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”,但是他认死理。

我一度也以为,这里就是我的家了,甚至为小有成绩而得意洋洋。然而他其实没有错阿。今天,当我从雨中散步回来,两手空空坐在房间的时候,心里的漂泊与沧桑,以及愧疚,却好像注水一样,慢慢涌上喉头。

当我在这里记录这些的时候,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,母亲正在医院里陪着他,希望他睡得香甜。

作者: Ben

IT、电商、零售、医药行业混迹多年的理想主义者。

《牛的2009年的开始,关于父亲》有一个想法

  1. 唯有这篇,很感人,也能看的出来你内心也有柔软的东西。面对父母,很难讲什么去改变他们,唯有爱他们。不过,我觉得幸福不是仅靠物质生活所能提供,精神上的满足感更会让人感觉充实和满溢。

评论已关闭。